ifeng_share_thumbnail
央行货币政策“大脑”机构换届 我们嗅到了一丝地产“变”味 ——凤凰网房产茂名
负责对货币政策提出建议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换届了。简要概括今年的变化,15人名单变成14人,7人退出,6人履新。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maoming.ihouse.ifeng.com/detail/2018_06_21/51502123_0.shtml

央行货币政策“大脑”机构换届 我们嗅到了一丝地产“变”味

凤凰网房产
2018-06-21 09:48

负责对货币政策提出建议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换届了。简要概括今年的变化,15人名单变成14人,7人退出,6人履新。

6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调整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组成人员的通知,在宣布新任央行行长易纲正式接棒周小川担任主席的同时,有6名新进委员。

据凤凰网房产了解,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委员会诞生于1997年7月,已经有超过20年的历史。从《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条例》(下称《条例》)来看,货币政策委员会的职责定位是,“在综合分析宏观经济形势的基础上,依据国家宏观调控目标,讨论货币政策的制定和调整、一定时期内的货币政策控制目标、货币政策工具的运用、有关货币政策的重要措施、货币政策与其他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等涉及货币政策等重大事项,并提出建议。”

房地产作为与金融体系关系紧密的板块之一,国家货币政策的任何细微动作都将给这个行业带来深刻影响。从此次人员名单调整来看,6位履新的委员与房地产或多或少都产生过一些交集。

刘伟:房地产税领域相当熟悉

财政部副部长刘伟

2月2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上,免去了刘伟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职务。随后的25日,刘伟的名字出现在财政部官网的副部长名单中。

今年即将56岁的刘伟曾在重庆任职38年。值得一提的是,刘伟在重庆任财政局长的时候,正值房产税在重庆落地并实施。2011年1月28日,重庆宣布正式启动对部分个人住房征收房产税改革试点。

根据彼时刘伟的口径,房产税对高端房具有遏制作用,对控制房价、地价也将起到作用,并将和公租房一起肩负起“高端有约束,低端有保障”的任务。政府并不在意能收多少房产税,如果房价下降,税收收入减少,政府乐见其成,房产税收入将全部用于公租房建设。重庆对房地产市场和房价的调控,应用的是“组合拳”,用房产税制约“高端”,用公租房保障“低端”。

作为房产税的“经历者”,刘伟被寄予很高的期望。不过,即将出台的房地产税,和当初的房产税已经不是同一回事。相较房产税而言,房地产税是一个综合性概念,要把现有的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合并起来,变成综合性税负,和此前简单的房产税并不是同一回事。

陈雨露:曾提出加入房产等“金融失衡指数”取代CPI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

早在5年前的5月25日,彼时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发布了题为《走向核心国家中国的“大金融”战略与发展路径》大型研究报告(下文简称“报告”)。该报告正是由陈雨露撰写,并首次将金融提升至国家战略层面的高度,构建了中国的“大金融”宏观调控体系。

这份报告明确提出了“金融失衡指数”所叠加的多重基本指标,包括社会融资总量、投资、企业杠杆、利差水平、房地产价格和股票价格。与此同时,陈雨露在“大金融”报告中创立了一个引人瞩目的新型发展指数“金融失衡指数”,报告认为:“该指数不仅可以有效描述中国经济周期中的金融失衡现象,而且比传统的CPI、FCI、PMI等指数更为准确,也更领先。”

自古至今,货币乱飞而又不事稼穑的时代,保持财富最有效的途径就是投资房产或放高利贷,后者有赖于前者。地产价格飙升的结果其实只有一个,吸引更多金银投入到这个行当中来,由此,罗马共和国本土和行省经济同时开始萎缩。

很简单,钱都被贵族弄去炒房了,就不能武装士兵,还恶化了广大罗马人民的生活水平。尽管罗马城在共和后期迅速繁荣,尽管此时罗马史记载了大量富豪出现,但我分明看到史籍中罗马自由民流离失所,甚至与奴隶竞争工作,最终沦为奴隶......

                                          ——摘自陈雨露、杨栋《世界是部金融史》。

刘国强:搞金融都要持牌!房产炒作必须减下来!

央行行长助理刘国强

央行行长助理刘国强曾在去年9月15日在“2017金融街论坛”上指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既要善于“做加法”,也要勇于“做减法”。“做减法”方面,要把金融乱象减下来,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都要纳入监管、都要立足于服务实体经济。与此同时,隐性的地方政府债务必须减下来,对僵尸企业的支持必须减下来,对房地产的炒作必须减下来。

刘世锦:房地产税是既定框架 还是要征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与房地产行业的交集颇多。

刘世锦认为,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使房地产发展进入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轨道,需要认真反思和调整城市化战略和政策,把着力点放到供给侧上,加快推动立足于治本的改革措施。比如,地方政府通过卖地获取的土地出让金作为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这种做法已经不具有可持续性了。十八届三种全会提出要改革这种土地财政模式,开征房地产税,为地方政府开辟一个稳定的可持续的收入来源。

刘世锦同样认为,房地产税是一项复杂的改革,会影响到老百姓的具体利益。老百姓作为基本生活需求的第一套住房,要不要征税?如果要征的话,在什么条件下才能征?与第一套房相区别的投资和投机性的房子怎么征税?也有人提出,我们在买房子的时候,实际上把土地出让费用都交了,再收一道税,大家觉得不合理。对这些问题,一定要从实际出发,拿出务实可行、合情合理的办法。不能因为有难度就不推动这项改革。从发达经济体的经验看,城市化发展一定程度后,这是一项基本的制度安排。这也是下一步财政体制改革的重点内容。

刘伟:看重重庆的房价调控经验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

在上世纪90年代的经济学界,刘伟是“京城四少”之一,但是其关于房地产行业研究在公开场合表达较少。不过刘伟校长曾经考察了重庆,重庆的房地产调控经验给其留下深刻印象。

刘伟曾再接受采访时分享了重庆经验:重庆的房价,均价7千多元。而重庆居民家庭收入平均8万元。重庆不限房价,也不限购。楼继伟所说的政策制定的人情关怀,在重庆得到鲜明体现。怎么做到的?黄奇帆说,他采用的办法很简单,第一是管住地价,决不让地王出现,所以重庆不用以拍卖方式出让土地,因为地价政府要让利给百姓。由于卖地的钱都被政府拿去,所以,政府卖地要细水长流,要适度供应土地。第二是管住房地产业。

他说,中国13亿人有13万家房地产商,太多了,规模不经济,而房地产业历来要求规模起点比较大。重庆房地产业重在限产能,不是去库存而是去企业,要求每一家房地产商都要有适度规模,否则市场不得准入。第三,关心房地产企业,一年减税大约几百多亿元,同时降低房地产交易成本。尽管有争议,但重庆管住了房价。

马骏:房地产调控主要发力点不在金融领域

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

今年1月,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在一次研讨会上表示,过去十几年我国宏观杠杆率上升过快与房价快速上涨和地方过度负债有直接关系。稳定房价应该主要依靠土地供给方式改革和房地产税等长效机制,金融监管在这个问题起辅助作用。另外,调整地方政府业绩考核方式以降低其负债冲动也应成为降杠杆和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内容。

从控制房价的角度来看,马骏认为成功的调控应使房价涨幅与 CPI 涨幅接近,而过去十几年我国城镇住宅价格增速平均比 CPI 涨幅高 10 个百分点左右。而马骏认为调控房价最有效的长效机制主要是以下三个方式:增加大城市土地供给、加强租赁房供给、出台房产税。

马骏认为,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看,以 GDP 增速为主要政绩的考核体制、地方债务缺乏透明度、上级对下级政府的隐形担保等都是导致过度负债冲动的原因。要达到降杠杆、防风险的目标,应该在这些体制机制问题上下功夫,包括将宏观调控的核心目标从 GDP 增速改为就业,公布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强化地方人大对地方债务的监督能力,打破刚性兑付等。

[责任编辑:蔡木幸]

重磅推荐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